財政部唯一指定政府采購信息網絡發布媒體 國家級政府采購專業網站

服務熱線:400-810-1996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視點

趙宏瑞:“兩法合一”是深化政采制度改革的頂層設計

2020年07月21日 14:02 來源:中國政府采購報打印

編者按:自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通過《深化政府采購制度改革方案》以來,各項改革全面推進,社會各界對此非常關注。2020年全國兩會期間,政府采購工作也引發了代表委員的熱議,提出了多項建議提案。為更好地推動深化政府采購制度改革,我報按照財政部國庫司部署,推出“認真傾聽 深入交流——兩會代表委員政采‘心聲’追蹤采訪”系列報道,通過與代表委員的深入交流,認真傾聽他們的政采“心聲”,以加強對深化政府采購改革工作的宣傳。
 ——專訪民盟中央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法學會WTO法研究會副會長趙宏瑞

■ 馬金眈

2020年全國兩會期間,一份《關于盡早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政府采購協定>的提案》再次將政府采購法和招標投標法“兩法合一”的話題推到了公眾面前。為此,《中國政府采購報》記者專門采訪了該提案的發起人——民盟中央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法學會WTO法研究會副會長趙宏瑞教授,對提案中涉及的問題一探究竟。

“兩法合一”是推動全面開放、全面深改的必然舉措

“推動‘兩法合一’是深化我國政府采購制度改革,盡早加入WTO《政府采購協定》(GPA)的必要之舉。”趙宏瑞開門見山地說,目前我國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推動全面深化改革,已向WTO提交了加入GPA第七份出價,承諾開放的政府采購市場范圍不斷擴大。而政府采購法和招標投標法規范的采購活動都是納入GPA談判范圍的,況且我國的出價已涵蓋“兩法”的調整范圍。因此,加入GPA開展法律調整必然涉及對“兩法”的修訂。

趙宏瑞表示,如果不做“兩法合一”的調整,將會帶來兩方面的問題。一是影響全面開放。我國政府采購相關法律難以與GPA規則順利銜接,會將現有的“兩法”矛盾和沖突帶入國際環境,讓其他GPA參加方無所適從、難以接受。二是影響深改推進。從國家治理的角度來看,“兩法”分立的狀態不利于深化市場經濟改革,也不利于優化國內營商環境。我國在推進市場化改革過程中,對政府采購的認識是逐步加深的。首先認識到的是招標方式,因此,招投標立法在前,之后才有政府采購立法。“兩法”并存是歷史產物。招標投標法與政府采購法在適用范圍上存在交叉重疊,二者關系不捋順則無法發揮法治協同作用,無法實現治理體系現代化。

“兩法合一”是我國深化政采制度改革的頂層設計

“兩法合一”具體應該如何執行?趙宏瑞提出了兩步走的建議。

第一步,應形成一個以政府采購法為主導的政府采購法律體系,將招標投標法納入政府采購法,使招投標變成國內政府采購的一個程序。

政府采購法與招標投標法應當形成一個主從或者合一的關系。比如今年出臺的《民法典》,就是將9個法律合成了一個《民法典》。在全面深化政府采購改革,以及推動全面開放新格局的背景下,政府采購法和招標投標法也應如此調整。用政府采購法來統籌,便于中國對標WTO政府采購規則,提升本國政府采購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進而推進建立現代財政制度。趙宏瑞強調,在加強頂層設計方面,除了要改進政府采購的法律體系,還要處理好政府采購與國企改革等其他改革之間的關系。

第二步,制定一個推進中國政府采購市場一體化國際化的實施意見。政府采購市場統一,應當是我國深化政府采購制度改革的最前沿問題。目前,國有企業和工程項目已列入GPA出價。公共工程特許經營、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也是GPA參加方的要價重點。建立統一的采購市場是推動后續改革、落實“出價”承諾的重要保障。要將工程項目采購,以及從事基礎設施建設的壟斷性或公益性國有企業采購納入政府采購法統一管理。政府采購法可以對列入GPA出價的國有企業采取清單管理,清單上的國有企業要遵照符合GPA規則的政府采購程序,使其具有國際化和法律合規的法治保障。同時,還要對基礎設施、公用事業特許經營和PPP等活動有所統籌。走好這一步,將是我們體制創新的一個高潮,會釋放出更多的改革紅利。

趙宏瑞提出,加入WTO之初我國政府采購法立法的本意是以防守為主,保護我國幼稚工業,保護國家安全和財政安全。隨著我國市場參與能力的不斷提高,現已成為全球貨物貿易第一大國、世界第一工業制造大國。如果我們加入GPA,變得更開放,是利大于弊的。我國政府采購不僅要對標GPA,而且在一定程度上還要創新性地去發展、引領,促進全球政府采購市場的國際化、一體化、擴大化,為中國企業拓展更多的貿易機會,為廣大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發出更大聲音,變防守為主為以攻為守,增進世界人民的福祉,擴大國際治理的公正性。

yy彩票-官网